天津在线

首页> 资讯中心> 天津> 正文

治理出租车乱象需下“猛药”

出租车宰客的事情,一直是城市治理的老大难。我市正在开展“三站一场”集中整治,取得了一些成效,但是,高压之下,顶风作案、宰客欺客的事情仍屡见不鲜。个中缘由,通过剖析个案,我们或许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案例中,乘客遇到明目张胆的宰客。100多元车费,就敢强要100元小费,投诉了,证据确凿,调查了半天,也就停运半天。出租车司机私改计价器屡屡发生,查实了,人赃俱获,罚款2000元。如此轻描淡写的处罚,能否起到惩戒作用?能否刹住歪风邪气?

记者日常也多次乘坐出租车,感觉绝大多数司机的素质是好的。他们彬彬有礼,诚实守信,古道热肠,他们对于行业中的害群之马,同样深恶痛绝。

当然,执法部门也有很多难处,但是,面对行业顽疾,希望监管部门祭出利剑,严管重罚,建立健全违规“行业禁入”和“黑名单”制度,让这些出租车司机心有畏惧,不敢擅越雷池。

司机私自调高计价器

市民何先生向本报热线23602777和北方网“政民零距离”反映,一辆出租车计价器离奇跑快,怀疑司机私改计价器。

何先生8月9日自外地出差回津,在滨海国际机场乘坐出租车去大港福源花园。何先生说,他经常出差回津后走这条路线,对路况十分清楚,对打车需要的花费也心里有数。这段距离一共53公里左右,以前每次打车都是130元左右。可是这次乘车,离家还有7公里左右的时候,票价已经达到131元,按这个计价,到达终点后,预计价格在155元左右。“我当时就提出质疑,司机承认改动了计价器,并在131元的时候停了表。加上高速费,共收了我140元。”

虽然没受实际损失,但何先生认为,这种私改计价器的行为,值得注意。“这个出租车司机的做法,给天津抹黑,望相关部门彻查处理。”

市道路运输管理局客管办调查后回复,何先生反映情况属实。客管办对此出租车司机罚款2000元,没收被私改的计价器。

机场打车遭遇套牌车

近日,市民陈先生向本报热线23602777和北方网“政民零距离”反映,他从滨海国际机场打车到天津站,司机收费过高,怀疑被乱收费。

8月6日早上5点左右,市民陈先生从天津滨海国际机场T2航站楼出租车候车区乘坐出租车前往天津站,5点16分到达后,司机示意陈先生支付78元打车费用。“当时打车表被遮挡了,我问司机要发票,他给了我两张定额发票。”下车前陈先生试图在车内找到司机的信息,但并没有找到。“我下车后觉得车费有点高,于是从其他地方查询,发现只需要40多块钱。”陈先生说。

记者将陈先生的投诉反映到市客管办。经查,陈先生投诉车牌号的出租车司机另有其人,“陈先生投诉的司机为男性,年龄40岁出头,而持有该车牌号男性出租车司机年龄接近60岁,并且根据行车轨迹查询,该出租车该时段并未出现在机场附近。”市客管办相关负责人回复称,“我们怀疑陈先生所乘出租车为套牌车辆。”随后,该负责人希望通过机场监控调取该车的信息,但不巧的是,机场监控正在维修,无法调取监控信息。“我们已与机场联动,如发现该车辆再次出现,将立即进行追踪,一旦确认为套牌车,将对司机进行处罚。”

绕道不成就拒载

市民赵先生向本报热线23602777反映,他与妻子6月18日17:00许在天津南站乘出租车遭遇拒载。“司机先是言语羞辱,把我们赶下车,听到我们准备投诉后下车动手打人,造成我的脖子上两道血痕,手机被摔坏。”

赵先生介绍,他家住西青区中北镇万卉路,从天津南站打出租车到家一般花费20元左右。事发当天,夫妻二人自外地旅游回津,在天津南站出租车等候区乘坐一辆出租车。“司机将我们载出南站后询问地址,司机表示不知道这个地方,且不愿意开导航,也不允许我们给他开导航,一边言语羞辱,一边把我们赶下车。”

事后分析司机拒载的原因,赵先生说,司机嫌路程近,拒绝开导航,“想绕道,我们坚持开导航惹恼了司机,就直接拒载了。”

记者联系市客管办。工作人员调查后回复,赵先生反映的拒载情况属实,已责令所属出租车公司对司机停运教育。至于拒载原因,司机称与绕路无关,是一时冲动,没有故意打人,但有推搡。因为打人行为归公安机关管辖,客管部门建议赵先生报警处理。赵先生希望客管部门加强管理,提升出租车司机职业素养。

取消订单后追着叫骂

市民魏女士通过滴滴出行平台叫出租车,半天没有等到车,因着急上班,上了路边的出租车,并取消订单。不巧,被取消订单的出租车也恰好赶到,该司机不依不饶,开车尾随魏女士乘坐的出租车,并在窗边大声叫骂。

28岁的魏女士反映,事情发生在7月23日早8点35分。她在红桥区西于庄街勤俭道与临水道交口叫车。因为着急上班,一直叫不到出租车和快车,并且上一个订单被师傅给取消了,此时路口正好有一辆出租车下客,她就直接上了那辆出租车。上车后,她发现滴滴的订单被津E14**8接单了,她取消滴滴订单,还按规定支付了2元违约金。“没想到这辆车也刚好赶到,该车司机先是阻挡我刚上的这辆出租车起步,又开车尾随追赶我们的车,并行到窗边大声辱骂我。我给他解释说我已经支付了他违约金,并且没看到他的接单,但是他依然不依不饶,辱骂各种无法入耳的语言。”

记者向客管办通报了情况。客管办调查后回复称,魏女士反映情况属实,已对该司机进行停运教育处理。

多要100元算“小费”

市民王先生近日向本报热线23602777和北方网“政民零距离”反映,他从天津西站乘坐出租车前往滨海新区天润公寓,到达目的地后,司机多收了100元。

8月4日,上海的王先生来到天津出差,他从天津西站下车后,在出租车等候区上了一辆出租车,目的地是滨海新区天润公寓。据王先生回忆,上车后,司机多次表达路途较远,他并不想拉这一单,“他甚至还想中途把我放在路边,让我打其他的车辆。”王先生说,“好说歹说下,司机将我送到了目的地,跟我说车费300元,过路费20元。”王先生觉得价格有些高,跟司机讨价还价,最终给了300元。付完钱后,司机将打车票递给王先生,而后驶离。这时,王先生才看到打车票上写的金额为177.2元。王先生将打车票的照片和转账记录发给记者:“加上过路费也只有不到200元,额外的100元算什么?”

随后,记者联系市客管办,相关负责人经调查后回复:“王先生证据较全,也与该名司机沟通,其承认多收费用的事实。我们已对司机进行停运半天的处罚,并将多收的100元钱退还给王先生。”(津云新闻编辑李松达)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天津在线"的所有作品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天津在线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二、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三、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天津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四、转载声明:如本网转载作品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于本网发表之日起30日内及时同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今日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