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在线-资讯融合新媒体门户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您所在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天津 正文

喜邦公路常年拥堵 货车4个多小时才走了2公里

字号: 2019-06-13 22:50 http://www.72177.com 来源:天津日报

核心提示:读者来信:喜邦公路蓟州区马伸桥段有一个超限检测站,途经这里的大货车几乎天天都拥堵在检测站前,造成长达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的堵塞。喜邦公路是一条交通要道,通往蓟州区的一些旅游景点,公路两侧还有学校和集市,常年拥堵导致的交通不便,也阻碍了周边地区的经济发展。造成拥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大货车车辆众多的因素,也有执法部门的监管不力,如规划欠缺、治超不力、“黄牛”盛行等。

读者来信:喜邦公路蓟州区马伸桥段有一个超限检测站,途经这里的大货车几乎天天都拥堵在检测站前,造成长达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的堵塞。喜邦公路是一条交通要道,通往蓟州区的一些旅游景点,公路两侧还有学校和集市,常年拥堵导致的交通不便,也阻碍了周边地区的经济发展。

造成拥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大货车车辆众多的因素,也有执法部门的监管不力,如规划欠缺、治超不力、“黄牛”盛行等。另外,这条道路过窄,多年来一直没有拓宽改造;没有在周边设立专门的卸料区,部分超载车辆卸料都堆在马路边,卸料后不时有车辆掉头,也加剧了拥堵。更严重的是,执法部门治超不力,大货车为了超载,采取“跳磅”等技术手段,刻意拉开车辆间距,加剧了拥堵。不少货车还将车牌涂抹或遮挡,执法人员也听之任之。一些“黄牛”浑水摸鱼,给超载车辆“疏通关系”,开通“绿色通道”,加剧了该地区的混乱。

希望执法部门重视,加大疏导力度,解决车主的出行难,提升周边地区居民的生活品质。

读者 张先生等

▼记者调查

车多路窄车难行

4月底和5月初,记者多次驱车前往喜邦公路,现场看到喜邦公路路面狭窄,宽仅10米左右,双向两条机动车道,马伸桥超限检测站前,货车排了四五公里,遵化通往蓟州区的车道早已被货车堵死。多数货车都满载砂石料,排成长龙,一眼望不到头,少说也有几百辆。

记者留意到,途经此处的小轿车不得不占用逆行车道行驶,也加剧了拥堵。村民告诉记者,堵上三四个小时是幸运的,十几个小时过不去是常有的事儿。“在我们这里,逆行是默许的。很多时候,堵得太严实,逆行都走不通。”记者看到,这段喜邦公路的路面坑洼不平、破败不堪。村民说:“超载大货车天天过,不轧坏才怪……”

晚上10点多,这段喜邦公路的交通更加糟糕,路上已经看不到交警,货车开着大灯停在路上,占据着全部车道,大灯晃得人眼睛都睁不开。一位司机称:“从下午6点到现在4个多小时,才走了2公里多,开到这,就不动了。”

路边卸料场加剧拥堵

记者观察到,喜邦公路的这个超限检测站因条件所限,公路周边没有大片空地可做专门的“卸料场”,而是在检测站附近的空地上就地卸载,这更加剧了路面的拥堵。

按照规定,对于过磅后超载的车辆,需要卸料后重新过磅。这些大货车通常装载的都是砂石料,价值不高,一旦过磅不成功,都会选择在附近现场卸料。无论是卸料,还是卸料后掉头、申请复检,货车都需要在原本狭窄的喜邦公路上调头、插队,这时几乎都造成检测站前的混乱不堪。

“跳磅”车逃费无人管

长时间观察后,记者还发现了一些蹊跷。按理说,货车司机等了三四个小时,好不容易轮到自己过磅检测,应该快速通过才是。但是,这些货车司机却似乎并不着急,他们在通过检测站前,都会与前面车辆拉开近20米的间距。这样一来,过秤时间会增加三到四倍。

为什么要这样开车?在知情人的点拨下,记者才留意到,原来这里面的学问很大:前车通过检测站后,20多米间隔后的货车司机,会猛踩油门加速,当前轮开过秤时,再急踩刹车,让后轮微微翘起,“滑翔”过秤。

记者了解后得知,司机的这种方法俗称“跳磅”,这是典型的逃费方法,可以减轻过磅时的载货重量20%—30%,水平高的,甚至能减轻近一半。“这些两轴货车拉的砂石料,实际上都要20多吨,有的达到30多吨,而这个检测站规定超过18吨就算超载。利用跳磅的方法,这些超载的两轴货车都可以安全通过。”

记者发现,对于这些“跳磅”货车,超限检测站人员视而不见,无人上前制止。

号牌遮挡涂抹都能畅通无阻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两轴货车车货总重限载4.495吨,主要是拉塑料管材、棉花等轻抛货物、日用品。但是,通过检测站的这些货车,通常装砂石料等重物,实际载重量往往达到20多吨。

如此严重且明显的超载,执法部门为何不管?记者上前询问,检测站的工作人员答复称,他负责的是公路超载,执行的标准是不能超过18吨,至于超过汽车规定的载重4.495吨,“那是交警的事儿……”

记者发现,马伸桥超限检测站共有三条通道,其中一条通道因维修无法使用。一大货车车主刘先生说,他每天都开车经过这里,“这条通道都已经修了两个多礼拜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修好。”

记者采访中发现,有的货车的牌照号已经被涂抹,有的用手套遮盖了牌照号,在这些涉牌车辆的不远处,就有交警在指挥交通。记者上前询问:“这些车的牌照都看不清了,你们不管?”交警答:“我负责疏导交通,有专人处罚涉牌车辆。”记者粗略数了一下,周边就有三四辆号牌被涂抹的货车,但并没有人处罚。(津云新闻编辑刘颖)

 

Tags:货车 喜邦 公路 记者 检测站 卸料 拥堵 小时 车辆 超载

责任编辑:wb001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