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在线-资讯信息门户网站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您所在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天津 正文

天津首批市级人民调解专家讲述调解工作中的酸甜苦辣

字号: 2019-03-14 23:06 来源:每日新报 我要评论

核心提示:在日前举行的2019年天津市司法行政工作会议上,天津市司法局选聘了首批市级人民调解专家。他们是郑宗瑶、张志纯、宋春娇、宋庆柱、李邠彧、孙洪文、于敏、刘恩顺。近年来,这些调解专家用他们的执着和汗水处理了一件又一件看似无法解决的纠纷,解开了一个又一个系在当事人心中的死结。他们始终以微笑面对当事人,殊不知,在这微笑的背后,也有着数不清的艰难、委屈,当然也充满着开心和温暖。

在日前举行的2019年天津市司法行政工作会议上,天津市司法局选聘了首批市级人民调解专家。他们是郑宗瑶、张志纯、宋春娇、宋庆柱、李邠彧、孙洪文、于敏、刘恩顺。近年来,这些调解专家用他们的执着和汗水处理了一件又一件看似无法解决的纠纷,解开了一个又一个系在当事人心中的死结。他们始终以微笑面对当事人,殊不知,在这微笑的背后,也有着数不清的艰难、委屈,当然也充满着开心和温暖。

张志纯

天津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员 张志纯

调解医患纠纷 暖心服务于人

张志纯历任天津市医调委调解部主任、首席调解员、综合部主任、指导部主任。无论在哪个岗位上,张志纯都牢记人民调解为人民的宗旨,坚持依法调解的工作理念,以依法维护医患双方的合法权益,促进医患和谐关系构建为己任。

2010年10月间,一位60多岁的男性患者在远离市区的某医院因急腹症抢救未果死亡,患方家属数十人到医方讨要说法。张志纯驱车百余公里赶往事发地点。他首先安抚了患方的情绪,又认真了解了案情,搞清了这是一起因医务人员的过错引起的纠纷,经过一天多苦口婆心的调解,医方承认了自己的过失,与患方达成和解,依法予以了赔偿。协议签订之后,患方全体家属给张志纯下跪表示感谢。当张志纯了解到死者是库区的农民,当年响应国家号召,支援水库建设,搬迁到了安置地,如今家里没有固定的生活来源,老伴还患有严重的眼疾,女儿正在市里上大学,家庭非常贫困时,主动提出为其上大学的女儿提供一对一的经济帮助,直至完成大学学业。从此,张志纯就和这户贫困家庭结了缘。一个温暖的家,一份超越亲情的爱就这样一直陪伴着女孩的大学生活。因纠纷相识,由调解结缘,张志纯用一片真情抚平了患者一家的伤痛。

张志纯努力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调解医疗纠纷,对所调解的每一起案件都把法律规定和医学专业知识结合起来,依法依规科学分析医方过错、责任,努力让每一起纠纷调解都彰显出社会的公平与正义。2009年以来,他调解医疗纠纷420余起。其中,调解医调委受理的重大疑难案件和人民法院、其他行政机关委托调解的医疗纠纷134起,调解成功125件,医患满意率95%以上。

张志纯还担负着组织现场解决医疗纠纷的任务。多年来,他共出现场解决医疗纠纷27件次。处理了多起重大、疑难、群体上访均调解成功,无一起纠纷出现上访、上诉。

宋春娇

西青区交通事故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员 宋春娇

抓住一丝希望 处理僵化局面

2013年深秋里的一天,一起重大交通事故的发生,让两个素不相识的家庭祸从天降。高某驾驶的大货车与林某驾驶的面包车相撞,高某车毁,林某车内的六个人一死五伤。林某当场死亡,林某的妻子伤势严重,不省人事。交管部门最终认定事故双方为同等责任,交管部门调解无效,案子转到了宋春娇的手里。

宋春娇“对症下药”,终使双方对自己的责任表示认同,可以一起商量赔偿问题了。谁知,赔偿问题更是难上加难。林某一方死伤众多,赔偿金额大,而高某靠给人开车养家糊口,一无房产,二无积蓄。所幸,高某的雇主上了第三者意外险,在保险公司的配合下拿出了50万元,除了林某的妻子生死未卜无法商定赔偿外,其他人员均作了赔偿。

虽然林某的妻子住院治疗后保住了性命,但抢救费、手术费、特护费等几天就花了20多万元,后面的费用还是“无底洞”。高某沮丧地表示:“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宁可进监狱我也拿不出一分钱了!”下一步的赔偿顿时陷入僵局。

林妻被诊断为高位截瘫,属“一级伤残”,除了脑子里有一点意识外,全部生活能力丧失。

作为一名人民调解员,同时又是一位母亲,宋春娇对林妻的遭遇非常同情,她带着爱心和一千元捐款去看望了林妻。从林妻住处回来之后,宋春娇马不停蹄地找到高某,她想让高某看看林妻的惨状,唤起他的恻隐之心,谁知高某一口回绝:“我没有钱,拿什么去看她?”在此后的时间里,宋春娇每隔十天半月就去找高某面谈一次,电话更是不知打了多少次。宋春娇还到高某的家乡走访,得知高某的一个伯伯是民营企业家,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且和高某家的关系还不错,宋春娇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在宋春娇的苦口婆心和百般努力下,高某的伯伯终于慷慨解囊,一次性借给侄子30万元,并让高某赶快交到病人手中。

郑宗瑶

天津市访调委主任 郑宗瑶

解决劳动纠纷

没有什么不可能

天津市访调委成立不久,有关部门就导入一起劳动争议纠纷信访事项。2015年,任女士在办理退休时,发现自己1981年至1992年12年间没有工龄记载,人力社保部门让任女士回原单位开具证明,可任女士曾经调动过的四家单位早已退市,而托管单位也因为没有相关资料证据,无法为她出具证明,没有证明人力社保部门就补办不了工龄。对此,任女士曾多次跑到区、市有关部门。市有关部门按照有关程序规定,将此问题反馈给任女士的托管单位,但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任女士心急如焚。有了“访调对接”机制,市有关部门将此事项导入到市访调委。

这起纠纷是访调委成立之后受理的第一起纠纷,是他们开门的第一战。这一战能不能打好,关系到他们能不能迅速打开工作局面,赢得当事人和有关单位的认可。为此,郑宗瑶和同事们进行了充分准备。在调解过程中,郑宗瑶和同事们考虑到该纠纷中任女士没有过错,工龄记载通常存在于其档案中,而档案又归单位保管,且托管单位从1993年至今一直为其缴纳养老保险的实际,与市区相关部门、托管单位以及托管单位的上级单位召开了专题会议,共同研究解决方案,并按照会议确定的事项深入到相关单位,详细调查任女士工龄审定诉求原委,听取有关方面意见,召集双方当事人了解核实情况,由相关单位出具任女士工龄实际存在的证明。几经论证,区、市人力社保部门最终同意为任女士审定工龄、办理退休,纠纷得以画上圆满句号。

第一战的胜利鼓舞了大家的士气,增强了大家化解纠纷、服务群众的信心和决心。市访调委赢得了赞誉和认可,当事人送来锦旗表示感谢。郑宗瑶说:“这是我,也是市访调委成立之初最开心的一件事!”

宋庆柱

北辰区司法局北仓司法所所长 宋庆柱

不计前嫌 化解干戈

让宋庆柱印象最深的是一件家庭析产案,纠纷双方当事人是兄妹关系,所争议宅基地的登记人为其父母。由于父母与哥哥共同生活,该处宅院一直由哥哥实际使用。该宅基地上的房屋有些为其父母建造,还有些则是哥哥出资建造的。因兄妹间关系不睦,两家多年未曾来往。赶上拆迁,兄妹间因拆迁补偿的分配发生了纠纷。经调解人员梳理,双方争议焦点主要集中在四点:拆还迁面积的继承问题;对赡养老人贡献的大小问题;宅基地上房屋的归属问题;为父母购置墓地等殡葬费用的分摊问题。围绕着这些争议焦点,当事人各自的心理预期大相径庭。哥哥认为父母的生前身后事都是其负责,自己尽了全部的赡养义务,而且父母建造的房屋多年来也由其出资维护修缮,该宅院因拆迁所获利益理应全部归自己所有。而妹妹则主张虽然来往不多,但对父母均尽了赡养义务,作为合法的继承人,有权按份额继承一半。

调解人员经过多番努力,促使双方初步达成调解意向,并制作了协议书。但由于哥哥家的子女介入,认为调解人员给出的方案未达到之前的预期,存在偏袒嫌疑,并使用过激性语言辱骂调解人员,声明不再调解改走诉讼途径。本着调解双方自愿的原则,调解人员无奈宣告调解终止。宋庆柱心里特别委屈,明明是依法依规、公平合理的解决方案,怎么就里外不是人了呢?

该纠纷后经诉讼判决,法院支持了其妹关于继承权的请求,依法分割给其妹拆还迁面积51平方米。哥哥表示不服并上诉,二审法院维持了原判决。事后,哥哥又找到调解人员,首先为之前的行为道歉,请求回归调解按调解方案分割。宋庆柱不计前嫌,向其耐心细致地解释诉讼判决的效力问题并做了疏导工作,劝解其最终服从并执行了法院的判决。(津云新闻编辑刘颖)

(更多资讯请访问天津在线主页:http://www.72177.com

Tags:调解 纠纷 高某 张志纯 宋春娇 单位 人民 调委 部门 女士

责任编辑:wb001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