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在线-资讯信息门户网站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您所在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天津民生 正文

庆祝建军90周年 对话解放军"渡江第一船"连长

字号: 2017-08-01 22:55 来源:每日新报 我要评论 http://www.72177.com

核心提示:记者与李治夫妇合影渡江战役胜利后,李治在参加战役座谈总结时留影。天津网讯每日新报记者郭晓莹1949年4月21日,在渡江战役中,他和他的战友们仅用16分钟就冒着敌人的炮火,飞舟强渡,横越长江,成为百万雄师过大江的“渡江第一船”。他就是当年渡江突击连的连长李治。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之际,记者走进了这位91岁老战士的家中。坐在面前的老战士,温文尔雅。

记者与李治夫妇合影

渡江战役胜利后,李治在参加战役座谈总结时留影。

每日新报记者 郭晓莹 1949年4月21日,在渡江战役中,他和他的战友们仅用16分钟就冒着敌人的炮火,飞舟强渡,横越长江,成为百万雄师过大江的“渡江第一船”。他就是当年渡江突击连的连长李治。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之际,记者走进了这位91岁老战士的家中。

坐在面前的老战士,温文尔雅。客厅墙上的山水画和书法作品,都是这位戎马一生的老战士的手笔。那段峥嵘岁月,在战场上亲历的很多细节,他都记忆犹新。

“铁板洲群众听说船桨不够,把自己家的门板卸下来送给部队,他们有船出船,无船出人,船工踊跃报名支前参战,有的全家为部队渡江扬帆掌舵。”

重任在肩敢扬帆

李治老人向记者讲述起当年的战争经历:“1949年2月下旬,我们连所在团受领了在安庆以东地区实施强渡长江的任务。3月23日,又受命担任‘渡江突击团’光荣而艰巨的任务。3月2日,我们八连随团千里挺进长江,并在淮河上进行了15天的上船、下船、船上射击等课目的渡江军事训练。4月9日,进至渡江出发地——铁板洲。”

“进入铁板洲之前,我们经过学习和动员,干部战士情绪高涨。纷纷上书要求担任突击队,争任务,表决心。但是,由于北方籍干部战士占全连人数的80%,大部分是‘旱鸭子’,且缺乏江河作战的经验,因此有些同志对渡江作战也有些思想顾虑。”说到这里,李治面带笑容。

“要过江,就得有船,筹备战船成为首要任务。团里成立了筹船小分队,到远处联系船只。江北人民听说解放军要打过长江去,纷纷把藏起来没被国民党军队抢走的船只拿出来,把坏的船修好,铁板洲群众听说船桨不够,把自己家的门板卸下来送给部队,他们有船出船,无船出人,船工踊跃报名支前参战,有的全家为部队渡江扬帆掌舵。有的带上粮食,划上船远离自己家乡,积极参加船队。”回顾这段经历,李治老人显得很激动,他还特别向记者讲述了一件记忆犹新的事,“一天下午,一条木船向八连划来,掌舵的是一位50多岁的老汉,摇橹的小男孩十五六岁。这一老一少是父子俩,老汉田大叔积极要求参加船队。后来才了解到,小男孩的姐姐和妈妈都已惨遭杀害,房子也被烧光了,父子俩背井离乡,摇着船漂流四方。当他得知解放军要过江解放全中国的消息,日夜不停地划船回来。这父子俩诚恳地要送解放军过大江。”

“关键时刻连长应该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突击排我带定了!”

百万雄师我为先

船和船工的问题解决了,八连共9条船,18名船工,田大叔被指定担任船工班班长,18名船工中,还有一名中年妇女叶大嫂。船工们分到班排,与战士同吃、同住、同学习、同训练。他们向战士介绍长江的情况,给战士讲水性,教战士游泳划船。田大叔还召集船工们制订立功计划,保证配合部队完成渡江任务。

“八连130多人,80%不会游泳,我也是个‘旱鸭子’,就拜‘田老大’为师。起初抱着木头游,渐渐也能游几十米、几百米,后来也能背着东西游。之后就是练划船,划船很有学问。我们先单人练,最后集体练,达到动作一致。水上射击更是个硬功夫,要在船身起伏颠簸的情况下掌握射击技术要领。我们根据各种武器的性能特点和作用,将轻重机枪放在船头,六零炮放在船中间,并用草袋子装上土,垫在轻重机枪下面和炮的座盘下面,射击时比较平稳,在船头用装了土的草袋堆上了既能保护船头又能隐蔽身体的工事。最后是综合演练,船是三角队形,火器靠前配备,每船编有划船组、观察员、信号员和抢救、自救组,彼此配合进行演练。”

在全团的评比中,八连胜利地争取到渡江突击连的任务,可连队干部谁带领突击排,又引起了一场争论。李治回忆说:“当时我是连长,提出突击排应由我带。副连长周家旺说:‘你应在指挥位置上,带突击排的任务理所当然应该是我。’但是我斩钉截铁地说,关键时刻连长应该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突击排我带定了!最后决定:我在突击排一排船上,指挥全连,‘田老大’和儿子小龙也在这条船上。副连长带二排,指导员带三排,副指导员在后。”

“马福胜头部和左臂受伤,他忍住剧痛,用江水洗了洗眼睛,又用力推船前进,船一靠岸,他就趔趔趄趄向岸上冲击,可没前进几步,就倒下了,再也没有起来。”

飞舟强渡下钟山

百万雄师渡长江,即将拉开帷幕。

“4月21日16时,担任团突击队的八连全体战士精神抖擞,士气高昂,我最后一次检查了渡江作战的一切准备工作,大家唱起了‘打过长江去’的军歌。”回忆起当时的场面,李治老人仿佛还能听到当时的歌声。“八连突击队每人除左胸前佩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胸章外,在右胸前还缝有写着‘渡江突击队’五个醒目黑字的一小块白布。文工团敲锣打鼓,为每个队员戴上一朵大红花,突击队员感到无上的光荣和骄傲。”

17时30分,八连突击队奉命出发,全连九条战船纵着一线摆开,战士们整齐地划着桨,缓缓地驶进长江口。在江口处,全连振臂宣誓:“我们是光荣的人民解放军,誓在党和毛主席领导下,将革命进行到底,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我们要万众一心,战胜敌人,争取最后胜利,为建立新中国不惜一切牺牲!”

17时59分,上级发出强渡信号,光荣时刻终于来到。突击队的战船像离弦的箭,潮水般地压向江南,解放军炮兵转入烟幕射击。此刻,北岸又是一番动人景象。无数架望远镜注视着突击队的行动,期盼着靠岸信号的到来。在江边,在坝堤,在山顶,人们振臂高呼:“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

“当时八连突击队趁着烟幕,冒着敌人的炮火拼命向前冲。我站在一班乘坐的船头,和四班的船并肩行驶。这两只船,比其他的船速度都快。敌人集中了机枪和战防炮向我们射击,炮弹在船周围爆炸,掀起两丈多高的水柱。船到江心,四班的船被炮弹炸坏,二排长杨树贤、几名战士和船工英勇牺牲,还有几名战士受了重伤,船三处漏水。战士马福胜和另一名战士迅速为受伤的战友包扎好伤口,堵住漏洞,接着跳进江中,奋力推船前进,很快又赶上我坐的那条船。突然,一串子弹打来,马福胜头部和左臂受伤,顿时满脸鲜血。他忍住剧痛,用江水洗了洗眼睛,目视着登陆的目标,又用力推船前进,船一靠岸,他就趔趔趄趄向岸上冲击,可没前进几步,就倒下了,再也没有起来。马福胜同志为了革命事业,为了解放江南,献出了年轻而宝贵的生命,实现了自己的诺言。”回忆起渡江战斗的细节,老战士激情澎湃,滔滔不绝。

“船越接近江心,敌人的火力越猛烈。我乘的那只船,从排长巩举山到战士、船工,在有节奏的‘加油’声中,用力向对岸冲去。我和‘田老大’密切配合指挥战船穿过火网,冲过水柱,飞向对岸。‘田老大’虽未经历过战斗,但是‘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心愿,让他忘记了机枪子弹的危险,顾不了炮弹在船舷旁激起的几丈高的水柱,只是一个劲地向前。”

“船至江心,突然一梭子子弹打来,船侧被敌人机枪打了两个洞,江水像喷泉一样向船里涌进来,只见战士周清龙急忙拿来木塞,卷上旧棉衣,侧着身子用肩膀狠狠一顶,漏洞被堵住了。”

穿过江心后,船帆被敌人机枪打烂了,桅杆打断了。3名战士受重伤。情况十分危急,突击队重任在肩,决不能落后。李治回忆道,他坚定地站在断了的桅杆前,大声喊道:“同志们,没有帆篷,我们用双手划,也要争当第一船。”话音刚落,班长于金业站起来,呼起了号子。全船在班长的指挥下,用铁锹划水,互相鼓舞着,同声吼着一个强有力的节奏:前进!前进!只有前进,才是胜利。副班长雷志洲腹部已中三弹,可是一声不吭,仍然坚持划水,咬着牙跟大家一起前进。信号员全神贯注做好准备。船刚靠岸,三颗土制的起花“信号弹”立即升上天空,向首长报告了八连突击队强渡长江的胜利。

时间是18时15分,仅用了16分钟。

船一靠岸,我把棉衣一甩,高声喊道:“同志们,冲啊!战士们一跃而起,跳上岸滩,向猛虎一样扑向敌人。八连冲过烈火和敌人的江防工事,按计划一鼓作气夺取了四座山头,巩固了滩头阵地,为二梯队迅速过江创造了有利条件。这时,天色已黑,下起雨来。至此,渡江突击队的任务胜利完成了。”回忆到当年胜利的场面,李治依然很激动,仿佛回到了战场。

八连继续乘胜前进,追击逃敌,一直打到浙江淳安。在庆功会上,八连被授予“渡江第一船”的光荣称号并全连集体记大功一次,同时还授予“渡江先锋”、“渡江突击队”、“巩固部队模范连”三面锦旗。

后来,李治任天津警备区参谋长,离休后一直生活在天津。 新报记者 郭晓莹 通讯员 邢邦明 于学海 摄影 新报记者 郭晓莹

(更多资讯请访问天津在线:http://news.72177.com/a/201708/014340618.shtml

Tags:渡江 战士 李治 八连 突击队 连长 敌人 我们 突击 前进

责任编辑:wb001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