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在线-资讯信息门户网站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您所在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娱乐 正文

于震:念数字的是明星绝不是演员!

字号: 2017-01-13 10:46 来源:羊城晚报 我要评论 http://www.72177.com

核心提示:当天,一众明星谈及当下“小鲜肉”用替身演戏、不念台词念数字等现象,均表示这种做法不应成为常态,他们呼吁演员回归初心,做一个好的演员,而非演艺

群星汇聚“第13届电视剧南方盛典”,众演员热议“小鲜肉用替身、念数字”现象

前晚,由广东广播电视台与广东南方广播影视传媒集团主办、领航影视承办的“剧能量·聚创新——第13届电视剧南方盛典”拉开帷幕,斯琴高娃、张国强、王祖蓝、于震、殷桃、倪大红、甘婷婷、黄维德、陈键锋、阮兆祥、徐百卉、朱一龙、何明翰、刘婧、乘瑶、乔骏达、蔡荣、江映蓉等20多位艺人明星齐齐亮相,让羊城星光璀璨。

作为一台根据广东观众的电视剧收看口味选择入围电视剧和明星的晚会,被誉为“中国电视剧制作华南风向标”的南方盛典此次颁出的奖项再次体现了华南区电视剧收视喜好。其中,“经典长篇电视短剧”由《外来媳妇本地郎》夺得,“年度男/女主角”分别由于震、殷桃斩获,“年度男/女配角”花落朱一龙、甘婷婷。本次盛典将于本月24日在广东卫视播出并于春节期间在广东影视频道、广东综艺频道、广东经视频道播出。

当天,一众明星谈及当下“小鲜肉”用替身演戏、不念台词念数字等现象,均表示这种做法不应成为常态,他们呼吁演员回归初心,做一个好的演员,而非演艺圈的掘金者。

于震:念数字的人可能是明星,一定不是演员

在《人民检察官》中有出色表现的于震斩获年度男主角,他在现场阐述了自己对“演员”这一职业的理解:“要着眼活生生的人,还要有社会责任感。”

在于震看来,“演员”和“明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类型:“这两种都没问题,都很好,但属于两个不同的行当。”他举例称,前段时间传出某艺人演戏时不说台词念数字,就是“明星”的做法:“演员是不会这样的,作为演员,就对自己有要求。但明星根本不是演戏这个行当的,让他说台词,他说不了,只好靠数数,这也很正常,干吗批评人家?”他呼吁媒体将演员和明星划分清楚:“演员的职业是塑造活生生的人物形象,演员消费的是角色。演员像水一样,倒在什么容器里面就是什么形状的水,演员追求的目标是好演员、大演员、艺术家,这是演员一生要走的路。而明星消费的是自己,这也很好,他们用自己的个人魅力、用自身的个人修养带动大家,跟观众很亲。比如我最喜欢周杰伦,他坐着我就很爱他,他做公益我也很喜欢,但你让周杰伦演戏塑造一个角色,这就是强人所难。”

不仅“行当”不同,演员和明星拿到的酬劳也是不一样的。于震说:“演员是一个清贫的职业,这一定要跟大家说清楚。在我们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一个演员演一场话剧拿800元到900元,扣掉20%的税就剩下600多元。也不可能每天都演,一个星期顶多演六场,一个戏可能演出20场,20场你算一下,700块钱一场,10场才7000多块。你需要大量时间排练,挣不了太多的钱,付出和报酬不是画等号的。但明星会挣很多钱,演员没有明星挣得多。”

即便如此,于震依旧向往做一名“演员”,他以自己最崇拜的濮存昕为例:“他是一个演员,前几年写了一本书《我知道光在哪里》,说的是一个人活到一定的年龄,就会知道光在哪。他没有写《我知道钱在哪》,人一生是为了钱,还是为了光,会活成两种不同的人。演员拿得少,但这个职业你会越做越有兴趣。你得真正体验它才有真正的人生。你给予角色的同时,角色会给你很多。一个人成功与否,或者一个人活得是不是结实,跟钱没关系。”于震告诉记者,自己在演员这条道路上,永远不会腻烦:“一个好演员不会腻烦塑造人物,可能他某一天会突然感觉被掏空了,需要补充新的知识,但补充还是为了回来更好地塑造人物。濮存昕先生演话剧《李白》演了500多场,历时五六年,你问他腻烦了吗?”

倪大红:如果是自己的戏,就应该自己完成

即将在剿匪传奇电视剧《林海雪原》亮相的老戏骨倪大红,此次以嘉宾身份出现在南方盛典。面对镜头,他表现得异常低调。

为了不让后辈们感觉自己太高冷,一向“惜字如金”的倪大红也作了不少努力:“如果有饭局我一定去,我不说话,但我一定去。在片场,我也一定去现场给其他演员提词。”倪大红解释,自己说的不是社交意义上的“饭局”:“我说的饭局只是在剧组里的,外面的饭局,我很少去。(那种饭局)我会觉得吃不饱,饿,不敢吃,拿也不敢拿。我也不会说话,那样的情景让我犯怵。但剧组里小范围的饭局是有必要的,大家是合作关系,这样容易熟悉起来,表演起来也有好处,对于形象的创作也很有帮助。”

25年的从艺经历,56岁的倪大红挑战了不少高难度角色,如今他想尝试一些轻松一点的角色。然而,看了几个剧本后,倪大红又犯难了:“这些比较搞、一点也沉不下来的角色,我觉得自己很难驾驭。”虽然在《我的岳父会武术》里,倪大红将幽默搞笑发挥到极致,但他依旧不自信:“《岳父》这个戏的收视率在北京台破1,东方台也是,有那么多人看,我也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往这样的路子上走。这一点,我还拿不准,心理准备还不充分,稍微有点惧怕,希望自己别走得太远。”倪大红解释,自己之所以惧怕,并非担心有损“艺术家”形象,而是因为“不自信”:“拍《岳父》时,有很多段落刚开始拍时,我就很不自信,担心自己不能释放出来。”

被问及能否给小鲜肉们一些建议时,倪大红谦虚地说:“应该是他们给我点建议。”聊及小鲜肉用替身的现象,倪大红也没有一味炮轰:“要看演什么时用替身,就我这种老派演员来说,如果是自己做不到的高危动作,恐怕也需要用替身,这也是剧组对演员的关心。我不知道你说的那种替身是什么样子的,不过,如果是自己的戏,就应该自己完成。”

陈键锋:

新一代演员,多说几句他们就觉得烦

即将在广东卫视2017年将播新剧《美人如玉剑如虹》中和观众见面的陈键锋,凭借一张不老容颜可以和演艺圈层出不穷的小鲜肉们分一杯羹。对此,陈键锋自嘲道:“我是吃了防腐剂的小鲜肉。更新换代很正常,以前我刚出道时,就看到一些前辈被一拨一拨地替换掉,很悲哀。”

陈键锋表示,自己跟不少前辈合作过,会观看他们的作品并听取他们的意见:“我很注重前辈们的建议,他们的经验是实打实从经历中来的,即便他们有时会啰嗦,但我们也要听。”如今,陈键锋也成了“啰嗦别人”的人,而“被啰嗦”的对象对他的苦口婆心爱理不理:“我就不提名字了,就说‘新一代演员’吧,你多跟他讲几句,他就觉得很烦。比如我会建议新演员少用替身,因为用替身的话就看不到脸啊。有时候我会说你试一下自己演,他们觉得:‘有病啊,有替身干吗不用?我可以多睡30分钟不好吗?’有一些人是太娇气,会说吊威亚不舒服。和我们做新人时很不一样,我们都习惯自己做,从TVB年代到现在,能做多少是多少。说多了也没意义,不听就算了。”

拍戏过程中,陈键锋遇到过“不讲台词只念数字”的演员:“我碰到过,但我没有这个辈分去说别人,如果对方跟我是平辈或者长辈,我怎么说?只能从自己本身出发,做好自己的事。我的诀窍是把对方当成韩星,他说的话你反正也听不懂,没办法,你就把握好节拍,做出相对应的反应,再想下一句是什么。”

年度女主角·殷桃:

“拍戏之前要求去体验生活”

作品:《人民检察官》

“检查官是第一次演,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拍《人民检察官》之前,我特别要求去检察院体验生活,看他们审案,看他们开会讨论,听他们对于案件的分析……这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行业剧,案例是根据真实案例改编的,剧里有一群非常有信仰的人。这是一个对观众负责任的戏。”

“所有打戏都是自己完成的”

年度女配角·甘婷婷:

作品:《新萧十一郎》

“我很喜欢拍打戏,也很敬业地拍每一个镜头。看剪出来的片段,自己的动作把自己都折服了。《新萧十一郎》所有打戏都是我自己完成的,有一次是在悬崖往下跳,那是真的,我站在上面时都发抖了。拍摄时挺危险,副威亚断了,主威亚还挂在身上,有惊无险。拍那场戏时,我扭伤了,肌肉扭伤,现在阴天、下雨,腰会疼,但我觉得是值得的。”

“演戏不光靠说台词和表情”

年度男配角·朱一龙:

作品:《新萧十一郎》

“学表演的都知道,演戏不是光靠说台词和面部表情,表演是一个完整的流程,需要组织自己的行动,哪怕动一下手指都属于这个角色。如果只是用自己的面部表情,其他用替身,表演是不完整的。我们一般除了有难度的武打动作用替身以外,其他的基本不用替身。”

(更多资讯请访问天津在线:http://news.72177.com/a/201701/134269905.shtml

Tags:演员 自己 于震 明星 一个 倪大红 替身 他们 数字 陈键锋

责任编辑:wb001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