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在线-资讯信息门户网站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您所在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文化 正文

梁纪委:思 考 命 运

字号: 2016-06-19 19:10 来源:天津在线 我要评论 http://www.72177.com

作者:梁纪委

农忙的端午节,放假回家收麦,村子里的情景让我触动很深。心里的伤感油然而生,独处一室,思考生命的春夏秋冬、年岁更迭,感悟很多、触动入心。又是一年丰收季,坐车从西安回到武功县贞元镇,呈现在眼前的是农忙时的紧张和焦虑,似乎这时的天空善于变脸,艳阳高照、狂风大作、滂沱大雨、微风徐徐给我统统过了一遍。人活一世,如同草木兴旺到临死憔悴的苦难磨砺,留下的终究会洗刷殆尽,毫无印记,不留的也没有人去用心记忆。光阴似箭,去的尽管去了,新生的却陌生遥远,来来去去进进出出,生命就这样“一岁一枯荣、春风吹又生”。下车后,午后的阳光很是毒辣,额头上顿时汗流滚滚,收割机轰隆隆地在昏黄的麦田里向前推进。

村子依旧是村子,一切都没改变。回家后的我,回忆起了去年下半年的辛酸苦楚。对我来说,大伯、三爸先后离世让我时时内心割痛,好像一股又辣又痛的窒息刻刻摧残着自己,悄悄地,我又哽咽了。大伯,儿孙满堂,应该是一生功德圆满,无用我们这些本家人操心;但当想起我的三爸时,内心却极为难受。小时候,爷爷奶奶拉扯这一大家子真的挺不容易的,六个弟兄两个女儿给我们以坚强屏障之感,如今父亲、大伯、三爸都走了,我们的底气更少了,因此回家后的我对其他的叔伯增添了更多的尊重和关心,因为感觉这些越来越珍贵。三爸对我很好,小时候家里需要帮忙,三爸就会立即赶到我家里干这干那,真的很积极很热情。虽然爸爸这几个兄弟时常遇到事情时吵吵闹闹,但是经历事情后又彼此心照不宣,终究会把事情干好。三爸有三个孩子,年轻时妻子就去世了,独自一人当爹当妈,其中痛苦几人能知?儿子名叫红厂,生性愚笨,快四十岁了至今未娶,三爸走后他独处空家,三爸死不瞑目的就是牵挂自己的儿子红厂,我想起这些就不忍去回看他的老屋几眼。红厂不会“认钱”,思考问题没有成熟男人的担当和精明,我从小和他一起长大,这次见他,内心立刻勾勒出了现代版的“闰土”,瘦弱的身躯、干瘪的脸骨和那昏暗的目光立刻呈现在我的面前,但是他现在的处境根本比不上鲁迅先生笔下的“闰土”,原因就是他比闰土更惨更值得人们的同情,走的时候终究无子没有依靠。

目睹了生命的盛衰无常,我一向主张人是应该勤奋、朴实和主动担当的,因为父母终究有离开的一天,整个家庭的担子要压到自己的肩膀上的。农忙回家,我积极主动从事农业生产,认为勤奋可以惊天地泣鬼神,让一切都会转化:穷变富、坏变好、疾病变健康等等。走入收割后的土地里,立刻想起了白居易《割刈麦》里的诗句:“田家少闲月,五月倍人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相随饷田去,丁壮在南冈。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复有贫妇人,抱子在其旁。右手秉遗穗,右臂悬瞥筐。听其相顾言,闻者为悲伤。家田输税尽,拾此充饥肠。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白居易先生的良知感动了我,他的良知激发了我的内心,热爱这片土地,时光荏苒,希望一切将会越来越美好。

农忙的关中农村,暴烈的阳光烘烤着大地,高温下的树叶慢慢衰软了,一阵南风吹来卷起黄土飘飞,给人阵阵凉意。戴着草帽拿着木锨收拾晒干的小麦,生怕狂风暴雨过来将一年的庄稼吞没。一切过了太久,踩着坑坑洼洼的地面,艰难前行。中午时分,天上的云朵一块一块,有着南山的巨大压抑,洁净雪白,慢慢向西漂移后就挡住了阳光,大地此时像披上了暗暗的黑纱。天空湛蓝湛蓝的,没有一片乌云。野旷天低树,远处的一位老伯吼起了秦腔,那声音随着凉风飘来了,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给人以触动心灵的力量,叫醒了自己的耳朵。转眼间,从东边飘来了一阵黑云,天地变得暗沉了,东边的凉风愈发猛烈。树木的开始剧烈摇动,雨点散散落落地下了下来,水泥路面因雨点而变得斑驳,这时天空就没有阳光,原本精神抖擞的黄狗现在也夹起尾巴找了一个角落龟缩了起来,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这天夜晚,天空一声惊雷,立刻下气了滂沱的大雨,雨水像倾泻一样滚入人间,水渠里立刻泥水滚滚,多年积累起来的剩饭残羹和垃圾破烂全部捣出,放眼望去水天翻滚的场面极为壮观。纵横交错的田间小路在大雨中慢慢消失了,远处一个撑着破伞的老农在大雨中艰难地走着,一阵惊雷一阵狂雨,伞的一半已被打烂,浑身湿淋淋的,简直就不是人样。黑暗的天空撕裂了闪亮的一道电雷,像鹰抓一样的锋利入巨龙一般凌厉,暴雨下的矮树立刻被击得炸成火花。旁边的人喃喃自语道:“为啥今年的雷电雨如此暴躁猛烈呢?估计是这里有大不孝的子孙,老天爷想惩罚谁吧!”

我呆呆望着这暴虐和闪电满天的雨天夜空,思考人为什么活着?活着的意义在哪?神情呆滞,内心的荒原里虽然可以驰骋千里,但是早已杂草丛生,无半点扎根休息之地。昏暗的雨天里,电闪雷鸣,我也想如郭沫若一样,喊出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的语句,毁灭一切丑恶的东西,去赢得新生。从十月怀胎到寿终正寝成了一抔黄土,生命的本真到底在哪?养了孩子终究会死去,为什么还要养呢?我也茫然无知,百年之后一堆黄土两杯浊酒三根清香和几碟花生米,一切都是在清风徐徐中化为虚无。雨天里,望着远处一阵阵黑云步步紧压过来,好像死去的魂灵排排向前袭来,感觉到里面有去世的晚辈,浑身冒冷汗。渐渐地,雨停了,夜变得静悄悄的了,蛐蛐的声音响起了。天地都是一片黑,暗沉压抑。阵阵寒意又来了,看得疲惫的我决定回家休息,不再乱想乱猜。其实,人生就是拼搏与坚守,耐得住苦熬和打击,一步步向前走,赢得光明吧!

文/梁纪委

(更多资讯请访问天津在线:http://news.72177.com/a/201606/193730693.shtml

责任编辑:wb001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