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在线

分享按钮

首页> 资讯中心> 综合> 正文

待春暖花开 迎胜利喜讯 天津体育学院教师徐金陆在武汉担任志愿者运送患者和康复者

来自武汉一线的报道

志愿者徐金陆至今还没弄明白自己最近一直开的车是什么牌子。但这个不重要,这个来自天津体育学院的中年男人,想得更多的是,运送过的30多名病人什么时候能够出院,疫情何时结束。

24小时值守

2月22日上午,武汉市江岸区永清街道,进门右手第一间小办公室里,志愿者徐金陆正在等待电话铃声的响起。

在永清街道,转运志愿者们分成两个班次,随时保持有人在岗。这一天早8:30到晚8:30的12个小时由徐金陆负责,下个班则轮换到了晚上。一天24小时,只要电话响起,就意味着社区内有新的病人发热,需要志愿者们开车运送。

转运记录本上,记录了徐金陆们的工作行程。这个季节的武汉,室内要比室外冷,时不时,徐金陆会走到室外检查一下车辆,消消毒。

徐金陆走到车后部掀开车厢,让记者看看里面的陈设:除了一箱橘子外,里面什么也没有,没有座椅,没有拉手,也没有车窗玻璃。

在平时,这种面包车是快递业的专用工具——后车厢严禁坐人。

但现在,对于武汉市江岸区永清街道的发热人员来说,这是最方便的方式——打个电话,面包车就会出现。凭借这些面包车,徐金陆已经将超过30名各种状况的社区患者送到了各个医院或集中隔离点。

成为志愿者

1月13日,天津体育学院科研党总支书记徐金陆从学校返回武汉老家。那时在武汉,疫情还没引起广泛的重视,没有几个人会预想到将会发生什么。“当时我们也听说发生了疫情,但是大家都不是很重视。那个时候,包括我自己在街上行走的时候,坐公交、坐地铁,大家都没有采取任何的防护,没有人戴口罩。”

1月20日,武汉“封城”前三天,徐金陆和家人感受到了氛围的变化,远在天津的同事打来电话,劝徐金陆回到天津过年。左思右想后,徐金陆决定还是留下来。这个经历过非典、有过援藏经历的汉子,坚信一定会取得战斗的胜利。

忐忑和信心相互交织中,时间一天天过去,徐金陆想要做点什么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但,能做点什么呢?本身不是医护人员,不是武汉当地的工作人员,呆在家里不乱跑、不添乱是当时能做的最好选择。

2月3日,徐金陆在浏览疫情状况时,发现武汉当地正在招收志愿者运送病人,徐金陆第一时间报名。

2月4日,徐金陆正式开始在社区上岗,成为永清街道的运输志愿者。按照最初的计划,社区需要10名志愿者,但最后经过挑选留下了5名。其中3名为退伍军人,一名为的士司机,另一名就是天津体育学院老师徐金陆。4日整整一天时间,这5名志愿者都在熟悉车辆,练习穿戴防护装备以及如何与医院进行交接。

对于防疫,徐金陆开始时觉得自己还是有些经验和基础的。2003年非典暴发,正好研究生毕业的他曾作为志愿人员冲在了第一线,并且学到了一些初步防护知识。但看到将要驾驶的车辆时,徐金陆还是觉得有一些意外甚至令他感到害怕:分配给街道使用的不是专业救护车,而是三辆面包车。其中两辆快递面包车的身上快递公司的名称还依稀可见,驾驶室与后车厢之间由铁皮隔开但仍能看到缝隙,车厢被焊死,没有窗户、没有座椅、没有拉手,车况看起来也不是很好。

“从医学角度来说,它并不是特别安全。但是这个时候,既然已经报名了,就没有考虑太多其他的,我绝不可能打退堂鼓。”

接收面包车后,徐金陆和社区工作人员一起,找来几把小椅子放到了车厢里。这样,乘车人可以坐得稳当些。

转送感染者

在武汉的行政版图内,江岸区永清街道并不大,但情况比较复杂。周边新建的高楼大厦与老式小区交错,熟人社区与现代商业并存,对于疫情来说是极易传播的场所。

武汉卫计委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22日0-24时,全市累计确诊病例46201例,其中(大疫情网按行政区统计)江岸区4117例。

据永清街道公共管理办公室主任胡喜元介绍,徐金陆和志愿者们承担的转运工作包括三个方面,第一、重症病人转运;第二、疑似病例和新增病例的转运;第三、将密切接触者转运到集中隔离点。

运送第一个病例的时候,徐金陆发现自己害怕了。

2月4日晚上10时多,徐金陆接到通知,要将一名病人送到方舱医院。徐金陆记得,这是一个30岁上下的小伙子,没精神也没有力气,背有点儿弯。上车之后,他一直在咳嗽,很厉害的那种咳。“当时,我和他距离不超过2米,他就坐在我后面。咳嗽一声一声地传过来,我浑身就一阵一阵地发紧。那时真的体会到什么叫‘心提到嗓子眼儿’了。”

徐金陆将病人准时送到目的地时已是凌晨3时多了。回到家做完消毒、洗澡,已经是清晨5时。

作为司机志愿者,徐金陆的主要任务就是转运病人。每次接到任务时,街道只是告知他将病人送到哪里,不会说明病人的病情和其他情况。不过,跑多了之后,从目的地他就能判断出病人的病情是否严重。“去金银潭医院,就说明是确诊患者了,也比较严重;如果去方舱医院,就会好一些,属于轻症。”

现在说起这些,徐金陆的表情非常平静。但是,他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转运病人去金银潭医院的时候,他的心里咯噔一下。武汉金银潭医院是新冠肺炎患者定点医院,在疫情暴发初期,那里承担了大量患者的收治工作,且主要收治的是重症、危重症患者。

那天武汉下起了大雨。金银潭医院位于东西湖区,属于武汉的远城区。路程远、车速慢,上午10时出发,开了两个半小时,才将患者转运到医院。一路无话,但是到达后,他看着后视镜里的患者,隔着口罩喊了一声“祝你好运!”

“我们护送病人,听着他们的咳嗽、喘息,甚至是呻吟,我们心里很难受。只能说这么一句简单的话,衷心希望这些患者能早点得到救治。”

在灾难和困境面前,人的心态经常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平时宁静安稳,在要紧时刻难免会变得情绪激烈。

有病人会对志愿者们表示发自内心的感谢,也有病人会对面包车的状况、对司机的驾驶能力表示怀疑。“为什么不是救护车,这车能保证安全吗?”“你认路吗?怎么开得这么慢?”“就不能开快点吗?怎么回事?”“怎么开得这么快?我都坐不稳了!”这样的诘问,经常会出现。

甚至有时病人会直接将内心对病情的恐惧发泄到志愿者身上。

一天晚上10时多,徐金陆刚刚转运一位病人到武汉展览中心方舱医院。回来的路上,他接到新的任务,送一位社区居民去做核酸检测。途中,徐金陆接到了这位居民打来的电话。徐金陆不知道居民如何拿到他的电话号码,他刚要说话,对面即传来一阵劈头盖脸的骂声:“你究竟在哪里!怎么现在还不到!我这等半个小时了!”

徐金陆一下子被骂蒙了,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等回过神儿来,只觉得心中一阵阵的委屈:“心里特别不舒服,我不是坐在办公室里等,也没有在路上偷懒,只是我还在回去的路上,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喊叫呢?”

但很快,他做了几个深呼吸,让他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我告诉自己必须要忍耐,我不是对方,无法体会到得病的感受。他们害怕,希望能早点去医院,我们是他们唯一的希望。灾难和困境面前,人的心态经常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平时温文尔雅,在要紧时刻难免会变成气急败坏。我就强迫自己理解他们的心情。这样一想,我的心情也就好一些了。”

也有很多温馨时刻,虽然交流很少,透过眼神,徐金陆经常会感受到患者的谢意。

看到了希望

徐金陆和妻子、女儿、岳母住在一起,报名参加志愿者后,他曾想过下班后不回家,找个酒店休息。自己的单位天津体育学院了解到他的善举后,也建议他在外面找旅馆,一切住宿费用都由学校报销。

可随着疫情的发展,各省医疗队纷纷驰援湖北、驰援武汉,绝大多数宾馆已被征用为医疗队驻地,不再接收普通市民入住了。

没有办法,徐金陆只能在结束转运志愿工作后回到家里。每次到家,他都会上上下下做足消杀工作,并且和妻子分房睡,甚至说话都保持在两米以上的距离。

“从我决定做志愿者的时候开始,就得到了家里人的支持。每次我出发的时候,他们都会为我加油,也会嘱咐我小心一些。”徐金陆说,“在转运病人的间隙,我也会和女儿打个微信视频电话,问问她的学习情况、家里的情况,给老婆和家里的老人报个平安。”

慢慢地,出车记录表上,志愿者们出动的次数开始变少,2月5日开始的一周左右,每天都要出车10至20次,15日之后,基本上保持着每天2、3次的状况。

随着康复者出院增多,一些出院病人的转运也将由志愿者们负责。这,成了徐金陆开心的时候,他更希望这样的任务能够越来越多。

街道的三辆车,有两辆停在街道办门口的山海关路上,另一辆停在旁边的一条街上。采访时,徐金陆指了指那条街的路牌,上面写着三个字“胜利街”。

“春天的脚步近了,我相信过不了多久,武汉一定能春暖花开,我们一定会胜利的。”(津云新闻编辑孙畅)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天津在线"的所有作品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天津在线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二、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三、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天津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四、转载声明:如本网转载作品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于本网发表之日起30日内及时同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天津在线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登载此文只为提供信息参考,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jubao@72177.com

今日天津